准确实现立法意图,为反腐败法治奠定基础
时间:2019-03-26 10:23:06 来源:翠屏湖门户网 作者:匿名


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对腐败,贿赂,贿赂,贪污等犯罪的定罪标准和处罚实施作了详细规定,以指导地方司法机关各级处理案件,统一适用的法律标准。解决实际问题具有重要意义。

我认为这种解释准确地达到了立法意图,从而为反腐败法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司法解释充分理解并准确地实现了立法意图。

首先,执行《刑法修正案(九)》立法意图贪污贿赂的数量和情况。

1997年,中国的刑法规定了腐败和贿赂的定罪数量。当时的考虑是严厉惩处腐败和贿赂犯罪,并为司法机构提供明确统一的标准,以防止同一数额在不同地方和不同情况下有所不同。太大。

但是,这一规定在实践中也存在很多问题,因为自由处罚期限长达15年,十多年来处罚超过10万元,实际上很难实现一定程度的腐败和贿赂。打破这一差距,罪犯被判处十多年监禁“聚在一起”,违反了适应犯罪的原则;立法,质量和数量使司法自由裁量权极为有限,可能与司法法不一致;实际上,这相当于混淆了腐败和贿赂罪,这些罪本本应受到严重的财产侵权罪的严厉惩罚。

为此,《刑法修正案(九)》贪污贿赂的量刑标准是基于金额加上情节,不仅要考虑犯罪数量,还要考虑到犯罪情节,可以更全面地反映腐败的社会危害性。在案件中受贿,有可能最大限度地减少腐败现象,贿赂,成千上万的案件,数百万的腐败和贿赂,以及数以千万计的案件,在判决中判处一小段差异,可以合理公开犯罪的犯罪规模,有利于惩治腐败犯罪,实现平衡判刑。

“两高”的司法解释准确理解了立法精神,打破了对腐败贿赂犯罪定罪和处罚的“唯一理论”。虽然犯罪数量没有达到大额(3万元人民币),巨额(20万元人民币)或特别大(300万元人民币)的标准,但是,如果行为人有其他较重的地块,其他严重的地块,或其他特别是严重的情况下,他还应该判处相应的惩罚等级,并对司法解释明确界定影响。对腐败和贿赂犯罪的有罪或法定处罚,对立法精神的完整和准确理解。第二,适用的终身监禁限制符合立法主旨,并被视为贪污和贿赂的死刑执法措施。它不适用于因腐败和接受贿赂而被判处死刑的人,从而有效地防止了终身监禁。应用不当;同时,终身监禁的裁决必须与裁判同时作出,一旦作出,必须无条件执行,加强执法僵化。

第三,贿赂和贿赂同样重要,对贿赂犯罪,尤其是惩罚,有明确而严格的限制。

《刑法修正案(九)》规定在起诉前自愿承认贿赂的行贿者可能会受到较轻或减轻处罚。

其中,犯罪较轻,在侦查重大案件中起关键作用,或者有重大功勋的人,可以免除或免除处罚。

这项规定的基本考虑是严厉惩罚贿赂犯罪,以切断贿赂者的“经济来源”,但留出一些空间。因此,贿赂的豁免范围必须限于小范围。

为此,“两高”司法解释明确规定,此处的“刑事犯罪”规定,根据贿赂犯罪的事实和情节,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重大案件”是指依据犯罪的犯罪。该行为的事实和情况已经或可能已经被判处10年以上的处罚,或者该案件在省,自治区,直辖市或者全国都有较大的影响; “检测重大案件的关键作用”仅包括解释案件处理机构未掌握的犯罪线索,或者主动解决的犯罪线索,不是重大案件,但线索对其有重要影响。检测重大案件等。

这说明对贿赂犯罪的宽大处罚将更为严厉,对贿赂犯罪案件的调查将更为严重。

司法解释使反腐败实践的实践和经验在实践中得到了文化和制度化,为反腐法治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第一是规定各种腐败和贿赂犯罪的定罪和量刑标准,以便实践中的大多数腐败和贿赂犯罪都有遵循的规则,相关的解释规定尽可能明确,并对定罪和法定刑罚升级使用先前和司法解释中出现的“其他情况”和“其他情节”等一般和抽象表达,可以有效地防止案件在人与人之间以及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司法处理,从而赋予司法。自由裁量权可以避免司法任意性,并有助于逐步形成反腐败法治。其次,犯罪识别标准与纪律行为判断标准“无缝连接”。

为了落实比国家法律更严格的党纪的反腐败要求,“把纪律放在前线”,有限的司法资源“好钢板被用在前沿”,实现刑事犯罪的有序联系惩罚和党纪和纪律,解释过去的正义在实践经验的基础上,确定腐败和贿赂等犯罪的通常定罪起点。同时,明确规定虽然腐败和贿赂金额低于通常标准,但如果有特殊情况,还应追究刑事责任。

这种解释使原则与灵活性相结合,使刑事处罚与党纪纪律的联系更加合理。

第三是尽可能地阻止惩罚漏洞。

在过去的司法实践中,如何处理财产利益可以被拒绝,如何在接受贿赂或接受下属时承认他人的利益,以及被告如何在用于公务费时捍卫腐败和贿赂,并且国家工作人员知道那里在获得某些财产后,如何定罪以及不归还或转入房产一直存在争议。这种解释并没有回避上述司法问题,而是结合当前反腐斗争的新形势和新特点,面对复杂斗争的复杂局面。性,对上述问题的定性分析的明确回应,为消除争议,辩护被告和严格的法律网络提供了基础,只要这些规定能够在未来的司法实践中得到准确应用,腐败分子想成为“漏网的鱼”很难被击败。

(编辑:崔东,肖红)